<menuitem id="j333p"></menuitem>
<del id="j333p"><th id="j333p"></th></del>
<del id="j333p"><noframes id="j333p">
<ins id="j333p"></ins>
  • 首頁 / 黨群工作 / 黨風廉政

    2023年第27課 懺悔錄專題(一)丨陜西省高速集團公司原黨委書記、董事長陳雙全懺悔錄

    發布:2023-07-20 10:30

    背景資料:陳雙全,原任陜西省高速公路建設集團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,曾任銅川市市長。2001年4月至2006年1月,陳雙全利用其職務便利,違規操縱招投標,并受賄折合人民幣1700多萬元。2008年4月10日,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,一審判處陳雙全死刑,緩期二年執行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,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。 

    作為一名領導干部,面對賄賂是拒?是收?本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。但我因為游樂第一次的錯誤選擇,從此邊一發不可收拾,徹底地出賣了手中握有的公權,最終也出賣了自己。

    我叫陳雙全,1946出生于陜西省富平縣一個貧窮的農家,6歲喪母,19歲喪父。幼時雖家貧,卻很努力,依靠人民助學金完成了大學學業。工作后,在組織關懷與培養下,一步一步地成長起來。在工廠工作了13年,1983年機構改革時進入政府工作,歷任銅川市城區人民政府區長,銅川市建委主任,副市長,市長。2001年到陜西省高速公路建設集團公司工作,任董事長兼黨委書記。2006年3月改任陜西省交通廳巡視員,同年7月退休?;叵胱约旱墓ぷ鳉v程,曾經努力、向上、踏實、認真,在不同的崗位上,也都有過顯著的成績。

    職務的升遷,是組織培養,群眾公認的結果。但潛的陰暗心理也時隱時現地擴大著自己內心自私的地盤,性格中的自負與虛榮,也加劇了雙重人格的塑造。我漸漸變得脫離實際,脫離群眾,理想、信念淡漠,不能正確處理權利與義務、個人與組織的關系,人生價值觀中不斷加重著享受主義的比例。隨著精神的滑坡,我的沉淪與墮落,也經歷了由小到大,由潛伏到顯化的過程。

    自我性格方面的缺陷不能得到有效調整,是鑄成大錯的重要因素。我自幼性格孤僻、懦弱、自卑,不善與人溝通,不善交際。青年時期為人處事木訥、膚淺而缺乏變通。有了職務,又變得自負、好虛榮,輕信于人,好大喜功,胸襟狹小,包容心差,貪圖安逸,處事簡單。由于這些性格上的缺陷,使自己在與人相處時,不易聽到不同意見,處在“一把手”的位置,自己的過失也少有人提醒與規勸,長此以往,自己獨斷專行而習以為常,從而脫離了實際,也脫離了群眾。

    不能學以致用,理論脫離實際,是自己理想信念淡漠的重要因素??梢哉f,自己一生都在學習,但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裝裝門面,滿足于一知半解和夸夸其談,造成對遠大理想和信念的淡漠,處事的基本立場常常發生錯誤,處理問題往往顧此失彼,片面、主觀,因而無法運用正確的立場、觀點和方法觀察、分析和處理問題,這是世界觀缺陷的根源所在。

    由于不能正確處理個人與組織、權利與義務的關系,導致了自己人生價值觀的扭曲。在工作上圖虛名、貪虛榮,嘩眾取寵、華而不實。在生活上,貪圖安逸、追求享受、不思進取。在思想上,把過去自己曾經擁有的強烈使命感、責任心,變成了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、得過且過的消極被動應付思想。特別是當我從市長變動到高速集團董事長崗位以后,感到一種強烈的失落感,更加劇了自己人生價值觀的扭曲。由于享樂思想的滋生與蔓延,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松,而權力為自己提供的“追捧”者越來越多,他們主動為我提供享受和安逸的條件,又使我在享受的路子上越走越遠,從而也使我在服務社會、服務群眾的路子上越來越遠了。

    在手中的權力在發生變化的同時,我的“朋友”圈也在發生變化。不同的權力區間招來了不同階段的“朋友”,他們沖著不同區間的權力而來,用各種手段通過我與我手中的權力進行交易,最后把我的身家性命也搭了進去,這就是我自己變了味的權力觀的寫照。

    到陜西高速集團工作后,由于工程投資巨大,更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。他們明察秋毫地捕捉著我的信息,投我所好,神速地使用著招數來俘虜我,為他們鋪就通向財富的道路。有一個體老板在我到新崗位工作不幾天,便通過關系與我“親近”,他功于心計,從“關心”我與我的大兒子關系入手,不惜遠去深圳,花費百萬巨資,想著法子鋪墊關系。拿人手短,吃人嘴軟。我成了金錢的俘虜,成了這些階段性 “朋友”的俘虜,成了為金錢而推磨的鬼。我鋌而走險,違反《招投標法》,幫他們收回“投資”。在我退休后,這些 “朋友”很快就銷聲匿跡了。那位個體老板,他甚至在我退休后討回了他那百萬巨資。

    權力吸引來的這些 “朋友”,爭相招待我,我一時成了“朋友”間的“熱門貨”。我常常穿梭于高檔飯店,出入于高消費娛樂場所,由這些階段性“朋友”出錢來幫我洗滌著靈魂,培養著我的消費習慣。慢慢地,我對金錢和物質的大額消費也司空見慣了。由于自身放縱與外部“攻關”結合,加之職位的特殊性,我在金錢的包圍圈中麻木了。我從起初的“不好意思”,到半推半就,而后來竟對接受賄賂不經意了。這是我經不起金錢猛烈進攻,迅速墮落的過程寫照。

    拿了人的錢,替人辦事,替人辦了事,拿了人的錢。一次交易的成交,帶動了多次交易的發生。出賣了手中的公權,最終也出賣了自己。個性中的自私,在這種模式的運行中變成了貪婪,最終使自己徹底變質了。

    我的行為,不僅毀了自己,也牽連到一些下屬。他們或者受我指使,違紀違法,或大膽效仿,收錢收物。是我帶壞了他們,我應對他們的過錯承擔責任。覆水難收,我的行為已觸犯了法律,我的過錯也無法挽回,希望別人以我為誡,從初始約束自己,千萬不要走上犯罪的道路。

     

    (轉自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)


    上一篇:2023年第26課 車輪下的腐敗專題(四)丨一分鐘的公車停留軌跡
    下一篇:2023年第28課 懺悔錄專題(二)丨漢陽陵博物館原黨總支書記孫振江懺悔錄
    ?
    男人天堂·手机版在线_国产乱子伦视频大全_一区二区免费高清在线观看国产_国产亚洲精品自在久久vr